醉冰痕_守得云开见月明

願此生不負這場盛世榮光
匆忙間回首終不散場

虚空里的第一百零一只鬼>_^

圈名醉冰痕,叫我醉冰或冰痕就好了。

别叫我大哥!!!!!!!!

属性:猫控
猫控晚期,无药可救了,盖章确认

执着于白色幼狐策…………

经常在写文时自己挖坑给自己跳的咸系文手

不务正业的学生狗一枚,
俗话说的好,
一入腐坑深如海(错)(虽然我目前腐二次元而已),
但全职坑是沼泽。

目前掉进双鬼坑爬不出来
(因为初五太太的图,
轩哥策爷太帅了啊啊啊啊!!!!!)

本命张佳乐,吃乐攻
次之李轩吴羽策江波涛,
双鬼不拆,
主看轩策,
偶尔策轩,
喻黄周江不逆,
卢刘刘卢皆可,
方王高乔乔高郑徐杜柔昊翔肖翔肖戴韩张林方莫澄华秀许袁洋葱白薯新旧双花都吃,
虚空内部消化!

微雷男你,友情向除外。

碰了雷点不会生气也不会拉黑,
每篇文都是作者的心血,
换我来写也不一定能写的更好,
所以除非OOC太严重,
不然我照看不勿。

最后再说一句,
乐乐超帅的啊啊啊啊~~~!!!!!!

一个段子

漫天风雪中有谁执着伞自夜色中走来。


他微抬起头,嘴角挂着一抹淡笑,一身墨黑自红尘里走过。


他轻声吟诵着不知名的句子,似在歌颂着神抑或是魔。


或许是两者皆是、两者皆错。


似神非神,似魔非魔。


他不断重复的吟咏,像是要将这刻成一道错上加错。


漆黑的发在空中飞散,逐渐被风雪染成银白。


他不停的前进,没有犹豫没有回头。


待他终于走到自己眼前时,他才看清了那被伞遮住的眼眸,锋利如刀却又深埋着风雪难掩的温柔。


他终于听清那人所吟咏的原来并非诗句,那不停重复的不过是个名字,但却被那人吟出了一种焚心噬骨的疯狂。


他的语调虔诚的像是在佛祖前跪拜的信徒。


那人终于看向了他,那嘴角的淡笑愈发深刻,似喜非喜,似悲非悲。


那人双唇微启,轻声说出了沿途挂念的名字。


「  」


他说


「           」

=================================

没啦~~~

有空会补后续吧......

边写边脑补画面苏的我心肝乱颤,但这一大段话其实可以用几句话解决:





「一个男人三更半夜出门,在暴风雪中撑着伞,一边走一边向神经病一样严路念叨着人家的名字......」

嗯...这是古风......

后续估计会是BE,别太期待

皮完了,先跑

评论 ( 19 )
热度 ( 6 )

© 醉冰痕_守得云开见月明 | Powered by LOFTER